唐卿墨

我最骄傲的是,也许我做的一些事情能够娱乐到他人。—— Stan Lee
&
我之所以写作,不是我有才华,而是我有感情。—— 巴金

( ・᷄ὢ・᷅ )我最近可能有毒

中午睡觉的时候,做了一个梦。

风田君是日本派来仙界的留学派实习月老。
以纶小朋友是个天天在天堂搞DJ音乐的实习丘比特。
某年某月的某日。
天界举办姻缘学术交流大会。
风田君和以纶小朋友相遇了。
相见恨晚!
于是相邀半夜去树下喝酒。
中文0级的风田君抱着以纶小朋友一阵痛哭!
窝的工左兜左不弯!窝一果子,兜不人事!QOQ
箭艺贼烂的以纶小朋友反抱住风田君也开始哭!
我也难过!我一个人都射不中!唯一一次拉的红线还是一个男人和他的充气娃娃!QAQ
两人一边比惨,一边哭,一边喝,终于喝大了!
风田君仗着9分的醉意,诚邀以纶小朋友去帮他一起猜姻缘谱上的名字,顺便加班签个红线。
小朋友打着酒嗝欣然接受!
比你从背后掏出了自己的大宝箭!(...

还是一个脑洞

***深井冰!深井冰!深井冰!重要的事情说三次 

***大型OOC现场

***因为只是脑洞所以有剧毒!剧毒!剧毒!

***不要挂我QAQ(多写几个QAQ会不会萌一点)


象山的秋天,比想象中的反复无常。

易柏辰好不容易结束了一天的拍摄,拖着疲惫的身躯慢吞吞的跟着助理往酒店走。

“天气这么冷,Evan还能不能来啊?”吸了吸冻得通红的鼻子,他回身向身边的助理小姐姐无辜的摊开手。

“安啦~安啦~好几个小时之前就上机了。”助理小姐姐不厌其烦的回答自家主子第N次一模一样的问题。

GET到一个黄伟晋同款白眼的易柏辰宝宝很委屈,干嘛啦,我就想确认一下不行哦,凶什么凶。...

一个小脑洞(下)

***剩下半个脑洞!_(:з」∠)_

***大型OOC现场

***因为只是脑洞所以并不考虑逻辑

***明月真可怕

***并不会有后续(明明答应路路写TVB可我觉得我画风拐到重案六组去了)


一号审讯室里。

小薛盯着对面这人,也是没脾气了。

这家伙也真是块硬骨头,别看这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,愣是跟赵志伟耗了一晚上呢。

得嘞,老赵那技术都啃不动,自己就更别想了。

“哎,我说对面的小哥啊,你们干警察的福利好不好啊,油水多不多啊。”朱戬抖着歪坐在凳子上抖腿,嘴里还叼着根牙签。

小薛可不想理他,打算从头开始再问一次。

“姓名。”

“屎壳郎。”

“性别。”

“带把儿的~”...

一个小脑洞(上)

***半个脑洞!_(:з」∠)_
***大型OOC现场
***还有另外半个下午写?
***并不会有后续

“妈的,这天天的都什么事儿啊!”赵志伟一脚踹开支队的门,骂骂咧咧地走进来。手里的本子利落的往桌子上一丢,拿过吕鋆峰手里的杯子就往嘴里灌。
 “那是我的杯子!”吕鋆峰股着一张包子脸,眼睛里亮亮的,笑的贼兮兮的问,“哟呵?老赵,你可是老干警了,啥事能把你气成这样?”
 “还能有谁,不就是咱区那小流氓头子朱戬嘛,都审一天了,还欠欠的。”陈向熙从支队长办公室走出来,把验尸报告往连晨翔位子上一放,“昨晚那尸体可不咋地,死亡时间是晚上8点到10点,凶手的手法很专业一家三口都是一刀毙...

© 唐卿墨 | Powered by LOFTER